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浏阳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762|回复: 23

[文化] 子校旁的那座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25 11:39: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70年代和80年代初,沿浏阳永和邮局前马路进入子校,常从马路一侧的井旁而过。再沿祠堂与田野间窄窄的小路,走上一排农舍前枯叶堆积得软脚的村路,很快来到校门口。放学从校门奔涌而出,我们又匆匆经过这座润湿了周遭、幽影重重的井,如几窜烟向各家散去。


这座井,紧挨公路侧,于小路旁深凹进去,倒是圈出了一片天地。路旁斜立的大树,枝繁叶茂有如穹顶,像盖了一座井房。井口的周边水泥覆地,斜斜漫向周边;浅浅井堰,粗粗的石粒从青苔色的水泥堆里亮出眼睛。周围,除了马路一侧是高高的土沿,满是荆棘杂草,挡着扬尘;另一侧则是隔着屋舍的围墙,潮湿的黑纹漫浸上墙面,将一团幽荫圈在井座的一角。角落里的水泥地有青苔渐厚的绿色在涂抹,水桶倾覆的清澈井水漾起它们纤细的绿腰。
冬季,井口有时如烟囱一般冒出白雾,路过的小儿不懂物理,望着它们好奇,又不得而解。井口的水泥地在这个季节露出了它干爽时泛白的底色,绳索牵着的打水桶亦多是寂寞而沉睡的。幽暗的一角,也干涸着,它似乎苍老得有些荒芜了,瑟瑟得要藏起面容。我们双手提着炭火箱于胸前而过,对它似有些闪避,害怕那里的寒冷会抢夺我们的温暖。
井口的喧哗长时间会荡漾在夏季,它的生机在这个季节里是最茂盛的,看着周遭湿漉漉的地面,你似乎能听见它不息的呼吸。蝉噪蛙鸣在这里只是弱弱的衬景,子校的孩子成了这里的主人。上学而来,放学欲归,这里不同年级的学生,不由自主地会在这里停驻,似乎把这里也当做了乐园。树荫下清风的幽凉,井水打上来翻动的晶莹澄澈,井水拂面和你在牛饮时的透心清爽,围着井口聚集谈笑、嬉戏的欢快,形成了这里特有的磁场。有些调皮的学生,把这里当成了求凉的浴场,穿条内裤,像条小泥鳅一般在井旁让水花在身上开放。
于我而言,如今耿耿于怀的,是当年总不能好好地掌握从井中打水的技术。刚开始时,没在意带着绳的打水桶应以怎样的方式扔下去,水桶常荡漾在井里,桶口朝我笑着,却打不上水来;等别人教导要将桶口朝下扔时,又用力不够,桶口迅疾翻转朝上,亦不得要领;当能进去小部分水时,不懂用绳索上下提升下沉,让桶在重力下没入水中,将桶灌满。和同学在一起玩时,曾屡试屡败。自己独自跑到井边练习,却依然不得要领。往后的日子,离开了子校,更没有了井中打水的机会,这种遗憾便储满了岁月。
前两年,我到阳江的一个海岛去露营,岛上只能靠井水冲凉。那一刻,突然发现自己从深井里打水很熟练,便让我想起了子校旁的那座井,想起那座井的幽凉,井水的澄澈,还有清亮时光里的奔跑、欢笑的少年。更感谢那座井当年带来的疑惑,如今通过漫长岁月的酿酵也给化开了。
                               2020220



发表于 2020-3-2 15:26:47 | 显示全部楼层
儿时的追忆,如《故乡的榕树》般曼妙散文。从子校情况看,想必您已入知天命之年了。老乡。
 楼主| 发表于 2020-3-3 08:39:07 | 显示全部楼层
rogery 发表于 2020-3-2 15:26
儿时的追忆,如《故乡的榕树》般曼妙散文。从子校情况看,想必您已入知天命之年了。老乡。

是的,早是那个年纪了,昨天又增多了一岁。我是子校建立的第二年入读的。
发表于 2020-5-4 20:34:03 | 显示全部楼层
永和街上依照繁华,只是不复当年风采.
 楼主| 发表于 2020-5-13 17:32:14 | 显示全部楼层
缘如水 发表于 2020-5-4 20:34
永和街上依照繁华,只是不复当年风采.

这个五一假期驱车回来看了一眼,时光似乎成了一层幕纱,让一切所见都有了境外之感。那时的喧哗和热闹,早已不再,只有了时间之远的宁静。
 楼主| 发表于 2020-5-13 17:37:20 | 显示全部楼层
随拍的几张
二工区与矿部间的公路上_副本.jpg
永和大桥上_副本.jpg
永和磷肥厂前_副本.jpg
发表于 2020-5-21 15:37:52 | 显示全部楼层
工业重镇曾是永和对外宣传的一张名片,这来源于当年磷矿企业所带来的辉煌。

  作为中国六大磷矿之一,永和磷矿厂于建厂时就吸引了全国各地的建设者,在那时,有一种骄傲叫“我是永和磷矿人”。1964年,湖南省磷化工总厂和省磷肥厂在永和镇征地,进行磷矿露天开采,拉动着永和的工业经济同时也带动了商贸发展,使小镇的辉煌达到历史的巅峰。

  随着市场经济的兴起,国有企业受到的各种冲击越来越大,最终,两家企业都从兴盛走向了衰败。面对资源的日渐枯竭和企业破产改制所带来的“阵痛”,永和镇产业转型迫在眉睫。

  除了壮观的矿厂、小火车、铁路遗留外,小镇上当年的职工宿舍、磷矿冰棒厂等都保存完好,还有省磷肥厂的职工俱乐部、可容纳1000人的电影院、六十年代的工矿厂和生产工艺……它详细记载了我省磷矿工业的发展轨迹。在工业旅游以超乎人们想象的速度进入了中国百姓视野之际,一个因势利导的方案在永和人脑中逐渐成型:依托小镇得天独厚的工业旅游资源,打造泛大围山旅游圈中独具特色的滨河小镇,大湘东首屈一指的工业游目的地。
发表于 2020-5-21 15:39:45 | 显示全部楼层
令人怀念的小火车没有了,据说铁道也没有了。
发表于 2020-5-22 16:46:3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是不是永和人
发表于 2020-5-27 14: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应是永和人,我是河对岸沿溪人。
发表于 2020-5-29 13:43:38 | 显示全部楼层
rogery 发表于 2020-5-21 15:37
工业重镇曾是永和对外宣传的一张名片,这来源于当年磷矿企业所带来的辉煌。

  作为中国六大磷矿之一, ...

其实磷矿冰棒厂就可以做成一个很大的产业
发表于 2020-5-29 13:43:46 | 显示全部楼层
rogery 发表于 2020-5-21 15:37
工业重镇曾是永和对外宣传的一张名片,这来源于当年磷矿企业所带来的辉煌。

  作为中国六大磷矿之一, ...

其实磷矿冰棒厂就可以做成一个很大的产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服务|联系电话:0731-83606708|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浏阳网 ( 湘ICP备19026384号 湘公网安备 43018102000105号  

GMT+8, 2020-7-13 13:54 , Processed in 0.055156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