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浏阳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20|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原创] 普迹八月会上的《狗》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发表于 2020-1-11 15:03:46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普迹八月会观感
            清 寻乐
十日为期万货堆,中秋普迹竞喧豗hui
卖牛兑马兼孤注,赚得空囊赶会回。
据记载浏阳普迹的八月会农历八月初十至十二,实际起始会期有一星期左右)。最早2000多年前的三国时期,主要是经营狗、牛、羊、驴子等牲口、以及农副产品的交易会。八月会曾名噪大半个中国,盛及时相传曾经影响东南亚一些国家,据说国际上有印度,老挝,越南,缅甸,朝鲜,日本。国内有安微,河南、西藏,蒙古,新疆等地都有人来普迹赶八月会。普迹八月会上文化底蕴非常深厚,有如花鼓戏、皮影戏、狮龙灯、西洋镜,大小把戏(马戏)(听说是安微、河南人占多),竹马灯、壳灯,还有扎故事等等文化生活。8月会消失于上世纪的破四旧,立四新时代的1966年。虽改革开放初期的20世纪80年代曾一度恢复了一段时间,但终究改名为交流会,且变了味道,再也回不到从前八月会的声誉、影响和繁华盛况了。
普迹人曾经有句俗话说出当年8月会的繁华:普迹街人上不作田,全靠八月会上吃半年。其实事实是街上人作田也没田作,街上人多田少。我外公当年就对我说过这样的话:世伢子你看外公我好蠢,土改时要我吃居民粮,我硬不肯吃,总认为吃农业粮吃得饱些,各下好了,田没田种,饭没饭吃,比居民粮还硕得多。(那时的居民每月有24到28斤米指标)这是外公对我说的原话,因普迹集镇一边是浏阳河,其它几面都是山地,故他所在的万寿队还不到3分田一个的人,且都是山冲冷浸田多,当年这样的田插两季稻都只四五百斤一亩,三分田就收得100多斤谷子,哪里会够吃的,靠吃些返销粮(数量有限得很),其次是靠吃红薯和买黑市米吃。(乡下人赶集偷偷带些米来换油盐钱)。我外公家一年四季打豆腐赚点钱就是卖米吃了,为了节省粮食,大多数时节还都是吃两餐。我们队上双抢要搞个肆个月,我外公队上没事做,要排工分配做事,一些劳力怕家里人多做少了工分,晚上偷着把没分配好的禾扮了,结果队长不但不给记工分,还挨了骂!想必中街的桥亭队和靠河边的跑马队田就更少了。所以那时普迹街上的农民全靠赶集日做点小生意和每年的8月会上出租铺面做点生意等赚点钱养家糊口。街上人各家各户基本都会有几个外地和乡下赶集赶会的老熟人顾主朋友。为其提供吃饭,住宿,落脚休息等。生意如果货物出手了的会给一些如火食费用,有时带来的货没卖得完的也会放得这些街上朋友这里让继续帮卖,街上人就这么赚些零花钱。
鄙人生于50年代后期的镇头乡下,虽不是普迹人,但占了个好优势是我妈妈是普迹人,我外公、外婆,舅舅家住普迹下市街上万寿宫对面且普迹上下街上等各处都有亲戚,如皇龙宫跑马我妈父一家,上市街上有我妈的堂兄我亮舅一家以及我妈的干妈堂弟我干外婆奇舅一家。光亲堂舅舅就有8个,还有其它如表弟,姐妹等很多亲戚玩伴。所以在我上学前住外公外婆家时间多,故我小时自己所在的镇头市(镇)街上的六月会等印象不多,道是对普迹街上和普迹的八月会记忆犹深,当年就连普迹街上几家商店都认识我这镇头乡里细伢子。就此优越的条件机会小时的普迹8月会盛况也就不会丢落,每年的八月会上都会有我这镇头乡下细伢子的身影。且是只要哪里人多就会赶过去凑热闹。那时可不像现在10几岁上学还要大人接送,我上学前就可一个人从镇头乡下去普迹外婆家(约16华里),那时的烂土路不说,还有约一半路是走浏阳河边,记得经常在河岸上看船,放排,打鱼等有时走到船码头还会去码头、喝水等。记得最多最有味的是泥庾口那个坝口水流急,看船、排(竹木排)上下坝口(我们叫洪口子),在那看的次数最多。加之我爷爷1934年(42岁)普迹看八月会回家就是走到那里时中暑死在那里,且至今都还是埋在那山上,当时我爸才11岁,我虽没见过我爷爷,连相片都没看过,但必竟是自己的爷爷,每次到普迹走到泥庾口那就会抬头山上,会起爷爷。
在普迹八月会上:我模糊记得塘,皇龙宫剧院(露天有戏台)看大戏,乐部,上市庙(老公社),普迹完小都看过戏。还看过扎故事,大小把戏,西洋镜(个人没看看别人看)马馿牛等很多。
记得扎故事还会放三眼铳,放官炮(雷鸣炮)很是热闹,撒大把戏(杂技)与现在一样,有棚子搭着,要收票,故没进去看过。小把戏(如猴把戏)我最喜欢看,在那些坪里,干稻田里,八月会期间基本天天有,铜锣一敲,吸引很多人围着,也不收钱,谁都可以看,玩的是如哈巴狗,猴子,山羊推车等,玩到中途再用猴子拿着铜锣到人围子边讨钱,那时丢的钱都是一分两分的银壳子。有五分或一角的(纸币)就算大出手,很少。猴子收了钱后还会向观众敬礼!其中有两次我记得清楚的是:一次是玩蛇,一次是一个老头和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玩的。玩蛇的是老头把手伸到一个小布袋里,那布袋里有东西唧唧叫声,他用手从布袋里拿出一条尺来长的小花蛇(至今都不理解蛇怎么会叫),玩了一些名堂后就把蛇放进口里,那蛇从口里进,从鼻孔里出来,他又把蛇头对准另一个鼻孔放进去,那蛇又从鼻孔里进再从口里出来,蛇钻的很慢,玩这把戏有十好几分钟,老头待蛇在口里和鼻孔里时,表现出很痛苦的样子哼着,并拿着铜锣向观众讨钱,我记得站我旁边的人说:这终究会被蛇钻死去的!我听了这话当时心里就怕得很,所以一直记得到如今。老头和小孩玩的是:那小孩打着赤膊赤脚,只穿一条短裤,老头要小孩滚玻璃,走火堆,小孩表现出很痛苦的样子,玩到后来是老人只扳着小孩的后脚跟,那小孩悬空横在那老人肩上,还伸出双手拿着铜锣向观众讨钱,看到那小孩痛苦难过的表情,至今心里都记得他那样子!当时有很多人说那小孩太可怜了!
至于看的戏,唱的什么戏因年纪小都记不清楚了。只记得是古装戏的多,但普迹八月会上的狗,却记忆犹深。心有余悸!
虽然普迹八月会物资丰富,文化气习浓厚,但最具有特色和最热闹的莫过于狗,所以:普迹八月会也可称为《狗会》。普迹老街道与很多镇上的老街道一样,都不宽(约3米多4米),中间铺的是石头与麻石条,两边全是木架房子。那木门槛上有那专吊狗的铁环,8月会期间,基本每家每户门口都一两条狗。有些一户吊了好多条,且所吊的狗都有大约1米左右的活动余地,所以一街道看去两边全是狗,有些睡着不动,有些不知死活和劳累的会乱窜叫个不停,叫声不绝于耳,此起彼伏。给整个8月会增添了不少热闹气氛。看会的行人是不能靠街边走的,以防被狗咬。那时我才几岁,我记得我最怕就是当你走着走着,本来是睡着不动的狗一下向你窜来狂叫几声那种。总是被它吓得不轻。当然我都会与它们保持安全距离。千万不能让它咬到。(街道中间约2米宽的位是安全的)记得还有一些流动狗贩,他们每人牵着几条狗,牵一条的很少,多的甚至牵五六条、十来条,他们是从乡下收购来赶八月会的,一般都在跑马前那些空地上买卖。八月会上的牲畜交易一般都在跑马那些地方进行。那些地方的空地、稻田都成了另时交易场地。至于跑马塘地名的来历:据传说是建安十九年(公元214年),关羽为刘备镇守荆州五郡时,(南郡、长沙郡、零陵郡、武陵郡、桂阳郡)一日来到湘东浏阳的普迹,在普迹集镇上歇脚休息时,坐骑赤兔马被盗,关公想出以赛马为计找回自己的宝马。就说是官府来招贤纳才,有谁会骑马和跑得最快的马即封其为官,并以有重奖等为诱饵举行赛马会,那盗马贼不知是计,也骑着盗来的赤兔马来参加比赛,就这样关公找回了丢失的赤兔宝马,并严整了那盗马贼。因当年赛马的位西向路边有一间大水塘,也是赛马和牲畜的饮水堂,后这地方人们就叫跑马塘至今。此塘一直存留了将近2000来年,直到早几年开发才被填掉了。
上面已说了这些空话,现言规正传,可能大家最感兴趣的还是到八月会上去捡狗,当然,这个捡狗不是捡别人丢掉不要的死狗。是捡活狗,因那些狗都是狗贩子乡下收购来的生狗,它们并不认识牵它的主人,且有些狗也是第一次上街看热闹,不习惯,很多狗就拼命挣跳,有时就会有挣脱跑掉的,牵狗的人因同时牵了几条,跑掉条巴也不能去追,所以会上就有些无事人混在人、狗中,看到有狗跑了就去抓,会上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跑掉了的狗谁抓了就是谁的。再说那狗也没名字,和狗贩子也不是熟人,你也没理由也说不清这狗是你的。就这样八月会上有些专门以捡狗为职业的人。记得一次我外公家就来了一个,他是我外公的熟人,在我外公家吃中饭,他说他这次会上才捡到4条狗。捡狗也是一项危险事情,因怕被别人抢先,有些狗不一定是带链子跑的。听那捡狗人说:那我就不怕呢,一条狗散了链子,我看到后几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掐了它颈股子,它反过来咬我我这个手就把它后腿一提一摔。从他的说话看出,我外公的这熟人是八月会上以捡狗为职业的专业户,有胆量和经验。
会上还有一种狗不是普通的狗,且比一般的狗价格贵了不少,它们是狗中娇娇者,是由打猎的人牵着会上来卖和炫耀的,因那时各地方都有猎户,故会上猎狗也不少,且有一只好猎狗是猎户的荣耀。我只记得有一次一个大概是礼陵大山里的人,牵着3条猎狗,其实有两条并不大,我站在旁边看,听的那些人指着那几条狗评价:说这条狗舌头长、花纹好,那条箭毛生得粗、长,还有鼻子孔生得大,生得好,会寻孬路,腿爪子粗,会跑等,说那条大的能赶猪(指野猪)等,这也是我对猎狗最早的初步了解和认识。
八月会上还有专杀狗卖狗肉的,且不是卖生狗肉,是炖好了只要吃的那种。我伯外婆家隔壁一个叫付昌和的就是在会上卖狗肉的,我至今也不知道他家和我们队上前面屋里黄运光是熟人还是亲戚?我只记得有一年八月会上黄运光也在他家合伙卖狗肉,那年我爸也去看了八月会,我记得我爸带我去他们狗肉店,他们还给了狗肉我们吃了。当然是不要钱的,因我们镇头、普迹两头来说都是熟人。我模糊记得好像狗杂是5分钱一碗,(那时吃狗杂,也叫狗心肺的人少)狗肉是角钱一小碗,两角钱一碗大。狗肉店生意蛮好,那时很多赶会的也就是如今赶集一样,进饭店的少,必竟进饭店要花得多些钱,且街上很多小吃。如有炸油粑粑的,卤蛋卤豆腐的,卖白糖饺子的等,我一舅舅就是在会上做白糖饺子卖。赶会的人随时随地花角巴两角钱可吃到可口的美味小吃又何为不乐?我外公和其中的两个舅舅会间时节晚上就加班加点打豆腐,白天就去销售,有时搞得赢也卖些豆腐脑,2分钱可吃,5分钱一碗还带放一调羹白糖。以上就是我对普迹八月会《狗会》的记忆。必竟年纪太小,(基本是学龄前和一二年级时,)加之时间又过了半个多世纪,实再有些记不清了,所以某些事项写不出具体细节,还望诸位读者见谅!(注: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
                         臣民  2020.1.10

c6c3-fyrwsqi9302032.jpg (54.08 KB, 下载次数: 2)

c6c3-fyrwsqi9302032.jpg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1 分享淘帖 赞 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服务|联系电话:0731-83606708|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浏阳网 ( 湘ICP备19026384号 湘公网安备 43018102000105号  

GMT+8, 2020-1-20 04:37 , Processed in 0.05573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