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浏阳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748|回复: 16

[文化] 记忆里的1979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 11:33: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再过明天,2019年即将远去,背影渐深渐隐,化入记忆的迷雾之中。时光迈入21世纪20年代,一缕缕新的光芒似乎就在办公楼侧的大金山背后缓缓而来。此刻,1979年突然印入脑际,这整整40年前的时点像一盏微光,透过时光记忆的隧道映射到当下,似乎提示我要在那个时光里捡拾所剩不多的记忆了。

一、百舸竞发浏阳河
                                                       百舸竞发浏阳河.png
且从这张1979年春,由时任湖南日报摄影记者唐大柏所拍摄的浏阳河的照片说起,也许它最具时代质感,从这里开始打捞只光片影。

1951年5月,湖南湘江文工团的歌舞剧《双送粮》在怀仁堂成功演出,优美动听的《浏阳河》掠云越波,传遍五湖蜚声海外,家喻户晓。歌词中有“浏阳河弯过九道弯”,令人新奇,但浏阳河到底是否弯道多,是个什么样子呢?唐大柏带着这样的疑问专程走访了浏阳河沿河一带。沿河探看数日,拍摄数十张照片,皆不满意。最终,这张照片是他从浏阳西湖山南面的宝塔岭山顶向下拍摄而得。

浏阳河在历史上就闻名遐迩,曾飞扬初唐诗人张若虚的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亦飘荡着杜甫769年3月从潭州出发转铜官,从新康江口入浏阳河,当年盛夏才能到达的双枫浦对景吟唱辍棹青枫浦,双枫旧已摧。自惊衰谢力,不道栋梁材。

浏阳河船运历史亦久远,清末以降,在浏阳河上讨营生的船工超过千人,另外还有季节性的临时工与纤夫。县志记载,1924年,宁乡、浏阳两县船帮曾有千多艘船只,行驶在浏阳河里参运货物粮食。1964年,浏阳磷矿恢复建设,除了专为其建设醴浏铁路外,浏阳河更迎来了船运历史上的春天:两岸田垄郁郁,河中千帆竞渡。小时候,在永和河岸,我们碧绿的河水,如若一条弯弯的绿色大道,几列竹排从阳光里走来。游泳横渡时,常攀援到等待从坝口而下竹排上,扬起撑篙的豪迈,悠悠享受着河风的嬉戏。1977年浏阳河货运吞吐量达顶峰以磷矿石为主的货运量达到了20.15万吨,醴陵、茶陵、攸县等十多个县的船帮参运。时行船,从永和载磷矿而下,直至湘潭

浏阳河上船运磷矿的盛况,浏阳磷矿矿史资料记载,浏阳人黎善绍等在1971年1月6日在湖南日报工人版第二版,发表了拍摄于永和樟树冲河段船运磷矿的新闻照片《白帆点点运矿忙》。
                                       

下面这张照片是1973年第四期《人民画报》报道的浏阳磷矿矿石通过浏阳河外运的壮观画面九曲浏河,千帆待发。
                                                                                                
唐大柏拍摄那日,能见度高,运送浏阳磷矿矿石的乌篷船(俗称乌舡船)船队正好从现在的浏阳氮肥厂附近的樟树湾经过,船只首尾相接,与河岸一起形成一条条动人的弧线,下午2点46分,唐记者急忙按下快门,从此这张名为《百舸竞发浏阳河》的照片就与浏阳烟花、《浏阳河》歌曲等一样,成为浏阳的另一张名片,名闻海内外。
二、醴浏铁路上的放学
也就在拍摄这张照片不久后,我的脑海里亦深镌了一幅如照片一般的记忆。

1979年,我正好小学毕业。那日刚刚在浏阳磷矿子弟学校参加完毕业考试,家住二工区的三两同学放学一起走到永和火车站的铁轨扳道处,便相约沿铁轨回家,而不是往常路经矿部而归。

毕业考试结束得早,时在上午中段,阳光灿烂,蓝天高远,白云悠悠,火车站正沐浴在明亮的阳光里。沿山湾如若半月的醴浏铁路铁轨一支穿过一片光芒的箭,我们紧随前行沿铁轨回家,是一条大弯路,往常很少走,正值毕业考试后大假,便当是一次春游。沿线深色的铁轨反射着光芒,山边的村舍似乎也从幽暗里走了出来。同学们一会在铁轨上走着平衡木,一会儿在枕木周边找着异样的石子,一会儿在山边的野枝上攀折着花朵和树枝,一会儿侧耳贴着铁轨想听远方的声音。

过第一道大弯,至离矿湖一坎之隔马鞍山货运站,听不到那边矿湖底电铲、汽车生产的轰鸣,只有右边绵延至浏阳河岸广阔稻田的清新伴随着静静流淌的阳光。

走过大回弯,采场的压风机房就在铁轨近处的左边。小时候,母亲在这里上班,她偶尔会带我来这里玩耍,我却常被轰鸣的压风机噪音给赶到机房外的铁轨旁,常静静地从枕石下望着铁轨穿过村落。有了这一段经历,后来每一次沿铁轨从这机房走过,亲切感便如田野上的清风一般拂过内心,记忆亦从沉睡里苏醒,我会看见自己在时光之远的身影。那日的阳光如此艳丽,我忘记了以往阴天下铁轨幽冷的青硬,仿佛看见它要趁着阳光抖擞着身躯准备出发的模样,我那刻看见了光芒如矢的远方。

走近二工区的扳道处,矿山方见那如晨雾一般渐起的沸腾,穿过扳道处来往的人或汽车,让我们离了自然之光,回到了喧哗的社会之家。

走出铁轨,沿屋影下澡堂一侧苔迹重重的砖阶而上,从阳光直射的医护室前经过,很快便回到宿舍区。

有同学已早我们从大道回来,他们围在一起正在议论着。住我家同一栋平房另一端的陈红同学家,其前是一块不小的土坪,二层宿舍楼二楼戴科文家前的斜梯正好像天桥一般将另一端搭接其上。桥旁高大茂盛的树下树荫巨大,阳光透过枝叶,散落几束斑驳的光点。我们快步从耀眼的阳光中躲到树荫下,与站在那里的同学们汇合起来。大家交头接耳地讨论着考试答案,欣喜忧虑沉思后悔都如斑驳的光点在各自的眉宇间摇曳着

那一次的考试结果有些意外有些落差,成绩单下来时,那是记忆里第一次遇见的沮丧。站在家中的墙边,阳光从偏屋那高高的窗口透射进来,我侧对着另一面墙似乎有些不知所措,懊恼滋滋暗生
三、浏阳磷矿1979年的身影
浏阳磷矿原属机电车间一个工段的汽修工段升格为汽修车间,1979年10月新汽修车间建设完毕,全部搬入新厂房。那一年,在边搬迁生产的情况下,完成修车163台,其中大修57台;不仅修理解放牌汽油车,15吨交通牌柴油车,而且开始了对32吨上海牌自卸柴油车的修理,浏阳磷矿的建设和生产从这个缩影里亦见蒸蒸日上。

1、浏阳磷矿新汽修车间
                                        1979年10月全部搬入新厂房的浏阳磷矿汽修车间-2.jpg
2、二工区、矿部、采场区域
                                        二工区矿部采场全貌图.jpg
二工区矿部采场全貌图
3、黄磷车间
                                        黄磷车间全貌图_副本.jpg                                  
黄磷车间全貌图
                                        1979年浏阳磷矿黄磷车间.jpg
黄磷车间一角
                                        1979年浏阳磷矿黄磷车间黄磷炉前.jpg
黄磷车间炉前
4、选矿车间
                                        选厂和二工区之间_副本_副本3.jpg
选矿车间与二工区
                                        1979年浏阳磷矿选矿车间.jpg
                                                选矿车间一角
5、辅助设施
                                             1979年浏阳磷矿二工区宿舍_副本.jpg      
                                               二工区宿舍楼
                                        1979年浏阳磷矿工人俱乐部.jpg
工人俱乐部
1979年浏阳磷矿职工医院门诊楼.jpg
职工医院门诊楼
                                                       1979年浏阳磷矿子弟学校教学楼.jpg
子弟学校教学楼


                                                                       2019年12月30日

发表于 2020-1-3 10:50:54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年一个这么大的企业,硬是被你们这些人搞垮了。
第一。眼界有限毕竟领导是农民出身,唔知世界潮流产业发展方向。
第二。唔知剥离非主业。非主业越搞越大,比如医院影剧院子弟学校。终于拖垮了主业。
发表于 2020-1-3 10:53:11 | 显示全部楼层
当然,放到现在,磷矿就是一个小小企业
几台挖机,几辆汽车,一个4S维修店而已。有100个工人足够了
当年
因为领导都是不懂世界潮流的农民,硬是整成了3000人的大公司,不垮掉才怪。
发表于 2020-1-3 10:54:42 | 显示全部楼层
去看看澳洲铁矿,人家多大的铁矿,每年生产多少铁矿石,人家工人才多少。
永和磷矿,如果换澳大利亚来操作,几个月全部挖完。
发表于 2020-1-3 11:07:07 | 显示全部楼层
井底之蛙困于方寸之间,所见所闻都在这个狭小的范围里面,
坐井观天,所以会滋生自己即是“理”这个念头,
当没有人反对,这个念头就会不断生长,如附骨之蛆。
发表于 2020-1-3 11:16: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企业的兴衰,存在的因素很多,既有国家政策的引导,也有企业内部资源制约,并不是人力可以影响的。
发表于 2020-1-3 16:28:0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几位说得都有道理,开发和保护浏阳河九道湾并不矛盾,但前提是要有个统一规划,当务之急是尽快启动开发和保护项目,在保护中开发,在开发中保护,避免各地相互扯皮、各自为政、同质发展。
发表于 2020-1-3 16:45: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楼主继续分享。
 楼主| 发表于 2020-1-4 16:4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源于美国 发表于 2020-1-3 10:50
当年一个这么大的企业,硬是被你们这些人搞垮了。
第一。眼界有限毕竟领导是农民出身,唔知世界潮流产业发 ...

看你的回复就知道你有点傻,估计也没什么文化
 楼主| 发表于 2020-1-4 16:40:41 | 显示全部楼层
源于美国 发表于 2020-1-3 10:50
当年一个这么大的企业,硬是被你们这些人搞垮了。
第一。眼界有限毕竟领导是农民出身,唔知世界潮流产业发 ...

看你的回复就知道你有点傻,估计也没什么文化
发表于 2020-1-6 09:49:35 | 显示全部楼层
子目云香 发表于 2020-1-4 16:40
看你的回复就知道你有点傻,估计也没什么文化

对头,我是农民工,文化程度不高。主要是脑袋经常进水
发表于 2020-1-7 18:50:4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服务|联系电话:0731-83606708|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浏阳网 ( 湘ICP备19026384号 湘公网安备 43018102000105号  

GMT+8, 2020-1-20 04:48 , Processed in 0.07538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