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浏阳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848|回复: 3

[文化] 理发的蒋爷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10 16:43: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昨日艳丽的阳光下,我坐在客厅里,望着窗外,突然间想起了蒋爷爷。小时候,我悬着小腿坐在他理发室的长椅上,也曾看到室外如此亮艳的阳光。
那时的理发室,就在浏阳磷矿二工区食堂和单身宿舍上面山坡上一栋几间房的平房一端。夏日的平房外,有高高的树荫,室内有些阴凉,耀眼的阳光偶尔会从树叶间闪烁进来。远处的苦栗树上,知了的夏鸣似乎把屋内的清凉也搅动了起来,听着知了,看着夏天这要亮瞎了眼的外衣,理发室如同一座天井一般,是夏天蛮好的去处。
父亲常到这间理发室来理发,我也常跟着来,老老实实悬着腿坐在进门靠左墙的长椅上。父亲对蒋爷爷十分尊重,老人家见到他也很亲切。我独自来理发时,他曾私下说,你爸爸人很好,知识分子就是不一样,很有礼数,特别友善。他们常边理发边聊天,笑容时不时会浮现在两人开怀的脸上。每当父亲理完发与之告别时,我紧跟在父亲的后面,他常会摸摸我的头,慈祥且满面笑容地送我们出门。
理发室不大,就是一间单身宿舍。蒋爷爷吃住都在这里,因为他将室内安置的整洁清爽,也不觉得狭小。理发椅放在进门靠窗的一侧,采光明亮,空气流动,蒋爷爷站在那里理发可看见窗外的动静。
蒋爷爷是浏阳西乡人抑或是永安人,我也说不清,但他的口音很重,似乎更像是永安人。蒋爷爷佝偻着背,看起来有70来岁,如此年纪还一人孤单地在外工作,不容易。但他却把自己的生活过得颇有条理,似乎有佛家的清净,亦有道家的悠然。他除了房间整理得整洁,穿着也很精致,对襟衫和裤子都很垂落,稀疏而有些银丝的头发梳得也极妥帖,看起来更像个私塾先生。他说话,始终舒缓而柔软,眉目间闪现着慈祥。他待人常带着亲切的笑容,令人特别亲近,看着他觉得如同自家的爷爷。
我要理发时,一般从家里自己过来。我进门时,蒋爷爷会笑着招呼我,我反而有些拘谨且腼腆地低头笑笑。坐在椅子上排队时,大多看着他帮别人理发。他理发,手很轻,也许年纪大了,动作也慢慢的,但给人精细的感觉。有时,他边理发也侧头和我说几句话,似乎怕我有些寂寞。当我悬着小腿坐到理发椅上时,蒋爷爷和我聊天就更多了,有时他会笑着说一些有趣的话,僵硬的理发过程不知不觉地便很快过去了。
理完后,待我从理发椅上跳将下来,他常会在我屁股上轻轻一拍,说道:“赶快回家”。我回头轻轻一笑,便飞快地雀跃而出。
那时候,食堂附近是我们经常玩耍的地方。周边有小卖部、有锅炉房,有澡堂,有医务室,还有后山的茶树林。食堂内的大堂、食堂外的洗碗池旁,食堂的厨务间,厨务间后面的养猪房,也都常是玩耍之地。从宿舍区到那里去,常从理发室坡前的小道上经过,常见蒋爷爷站在门前。他常向我笑笑,或问我又去哪里玩。我远远地见到他,会欢快地“蒋爷爷好”地叫着,又风一样奔跑而去。
后来,蒋爷爷年纪大了,回乡养老,便再未见过。那以后,曾很多次听父亲说起他,在父亲轻轻的话语里有许多的怀念。如今40余年过去了,父亲也驾鹤西去了,但蒋爷爷他老人家的音容笑貌还如昨日一般闪现和回响在今日,那时光颇为亲切的场景,让我久久凝视着。
                                                                                                      2019年6月10日

发表于 2019-10-11 11:25:4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也一把年纪了,还有如此细心写下这童年的回忆,实属不易啊。记叙得既细腻又亲切,很感人。
发表于 2019-10-16 09:38: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以为怀念蒋总统呢!
发表于 2019-10-19 20:09:24 | 显示全部楼层
童年的往事,年轻时是写不出来的,它只有经过岁月的沉淀后才会那么醇香、那么绵长、那么沁人心脾、那么令人回味无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服务|联系电话:0731-83606708|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浏阳网 ( 湘ICP备19026384号 湘公网安备 43018102000105号  

GMT+8, 2020-6-6 05:02 , Processed in 0.04941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